所在位置:首頁 > 清風觀瀾 > 史鑒 >正文

鉛字中的革命火種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日期:2021-06-25 08:21:06    

  上海的《星期評論》是五四時期一家積極提倡新文化、傳播新思想的報刊,這是1920年5月1日《星期評論》推出的“勞動日紀念”專號。(資料圖片)

  中共一大紀念館展出了72種版本的《共產黨宣言》,其中成仿吾與徐冰合譯的版本是我國首次根據德文原文全文譯出的版本。(資料圖片)

  外國語學社牌。外國語學社是上海的早期共產黨組織創辦的一所培養干部的學校。劉少奇、任弼時、蕭勁光、羅亦農都曾在這里學習。易舜 攝

  編者按:

  隨著黨的百年華誕的臨近,中共一大紀念館迎來了參觀熱潮。紀念館推出的“偉大的開端——中國共產黨創建歷史陳列”以超過一千件展品,向觀眾講述黨的誕生歷程。我們選擇了幾件展品,講述背后的故事。

  1 《星期評論》用孟子的話評價馬克思

  1920年公歷新年,上海的《星期評論》推出了“新年號”,頭版的“新年詞”是一首新詩《紅色的新年》。這首詩設想在1919年的最后一天,一個手中拿錘的人和一個手中拿鋤的人在一間破屋子中聊天。拿錘的人說:“世間的表面,是誰造成的!你瞧!世間人住的,著的,用的,哪一件不是錘兒下面的工程!”拿鋤的人說:“世間的生命,是誰養活的!你瞧!世間人吃的,喝的,抽的,哪一件不是鋤兒下面的結果!”可是拿錘的人和拿鋤的人卻享受不到自己生產的果實。新年就要到了,遠處傳來報更的鼓聲,像是號召工農為自己爭取利益、改變世間不公不義的號角。

  這期“新年號”還有李大釗、陳獨秀等人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這期“新年號”用了四個整版介紹馬克思的生平,刊登由日文轉譯成中文的威廉·李卜克內西著《馬克思傳》,這是五四時期介紹馬克思生平最詳細的傳記,與這篇萬余字的譯文相配的是一篇讀后感性質的《馬克思逸話一節》,由此我們看到時人推崇馬克思,不僅因為其學說的科學性,也由于其偉大的人格。

  作者在《馬克思逸話一節》中如此說:“我以為我們從馬克思可以學得的,決不僅是他那精密的‘價值說’,透徹的‘剩余價值說’,也不僅是能夠學得他那獨創的‘唯物史觀’和驚世駭俗的‘階級斗爭說’。我們最應該學、最容易學,而又最難得學到的,就是他那‘由獻身的精神顯出的偉大人格’。富貴不淫,貧賤不移,威武不屈,這三句儒家的人格觀,借來評馬克思,馬克思真可以當之無愧的?!?/p>

  創辦于1919年6月的《星期評論》是當時一家積極提倡新文化、傳播新思想的報刊,在其存世的一年時間中,刊發了一批介紹馬克思主義的文章。

  《星期評論》有一位“大哥”,即1918年12月在北京創刊的《每周評論》,這是中國第一份以“評論”命名的刊物?!睹恐茉u論》由李大釗、陳獨秀創辦,在馬克思主義傳播的歷程中,《每周評論》是一個重要的陣地,1919年轟動社會的“問題與主義之爭”就主要發生在《每周評論》。這場論爭實際上是一次中國需要不需要馬克思主義、需要不需要革命的論爭。李大釗在論爭中,用唯物史觀闡明了中國的問題必須從根本上尋求解決的革命主張,反對胡適的改良主義。這次論爭擴大了馬克思主義的影響,許多進步學生站在了李大釗這一邊。

  與《每周評論》相比,《星期評論》的光芒不遑多讓,實際上當時這兩份報刊被譽為“輿論界中最亮的兩顆明星”。此外,《星期評論》社成員還與上海的共產黨早期組織的成立有關系。1920年2月,陳獨秀由北京來到上海后,與《星期評論》社的成員交往頻密。除了自己的寓所外,陳獨秀常出入《星期評論》編輯部所在的法租界白爾路三益里17號。他曾在這里與共產國際代表商討建黨事宜。這年8月,上海的共產黨早期組織正式成立,參加這一組織的成員如李漢俊、俞秀松等人,也是《星期評論》社的成員。

  2 翻譯家讓萬千中國人有機會讀到馬克思作品

  如果沒有近代大眾傳媒,我們很難想象馬克思主義將會如何傳播。近代大眾傳媒的興起,讓受眾能夠在短時間內知道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發生了什么,也能夠了解到在地球的另一端有一位叫馬克思的思想家揭開了資本主義的秘密,呼喚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近代大眾傳媒真切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和思想,這在俞秀松的經歷中體現得很明顯。俞秀松是中國共產黨最早的一批黨員,是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第一任書記。他曾是一位醉心于工讀互助主義的青年人。五四時期,在北京、上海等地出現過“工讀互助團”,本著互助精神,一邊讀書一邊勞動,工讀互助主義曾吸引了許多人,但工讀互助團的失敗證明這項主義在當時的中國是行不通的,這是一個烏托邦的幻想,雖然美妙卻無從落地。

  俞秀松受《星期評論》的影響,拋棄了工讀互助主義、空想社會主義,轉向了科學社會主義。展廳中一封俞秀松1920年4月寫給父親好友駱致襄的信表明了這一轉變,俞秀松在信中說要進工廠,要了解社會的真實狀況。寫完這封信后,他到上海厚生鐵廠做工,1920年5月1日,上海工人第一次舉行紀念國際勞動節大會,厚生鐵廠五百多位工人參加,俞秀松從中做了不少工作。正當俞秀松在工廠中做工時,他的老師則在浙江義烏老家埋頭譯書。

  俞秀松在浙江一師求學時,陳望道是這所學校的老師。他完成了《共產黨宣言》第一個中文全譯本的翻譯工作。陳望道翻譯《共產黨宣言》是應《星期評論》之邀,當時一些報紙雜志曾摘譯過《共產黨宣言》,但始終沒有一個全譯本,《星期評論》不滿于此,經邵力子的推薦,邀請陳望道翻譯全文?!缎瞧谠u論》原打算連載譯文,之后再出單行本,但由于《星期評論》遭查抄,所以直接出版了單行本。

  1920年8月,《共產黨宣言》陳望道譯本在上海出版第一版,9月出版第二版,這是馬克思主義傳播史上的一件大事。這兩版《共產黨宣言》,當之無愧是中共一大紀念館的鎮館之寶。包括這兩個版本在內的72種不同版本的《共產黨宣言》在展廳中形成了一道景觀,《共產黨宣言》譯本之多,反映了其對中國社會的深刻影響。

  72種版本中,有一種由成仿吾、徐冰翻譯。成仿吾,在中國新文學史上,他是與郭沫若、郁達夫共同創辦“創造社”的詩人;在中國翻譯史上,他是一位精益求精、成果豐富的翻譯家,他與徐冰于1938年合作譯成的《共產黨宣言》是我國首次根據德文原文全文譯出的版本。

  對于參加過長征的共產黨員成仿吾而言,翻譯也是一場長征,只是永遠沒有終點。成仿吾一生五譯《共產黨宣言》。1929年,應蔡和森的邀請,32歲的成仿吾在旅歐期間第一次譯出《共產黨宣言》,可惜譯稿不知去向。1938年他與徐冰的合作是其第二次翻譯《共產黨宣言》。1945年,成仿吾第三次翻譯《共產黨宣言》,譯稿再次下落不明。新中國成立后,成仿吾分別于1952年第四次、1975年第五次翻譯《共產黨宣言》。

  1976年5月的一天,朱德讀完成仿吾新譯成的《共產黨宣言》后,執意要到成仿吾家看看這位78歲的譯者,這時朱德已是九十高齡的老人了。朱德詳細了解成仿吾的工作狀況,并對成仿吾說:“弄通馬克思主義很重要,為了弄通,要有好譯本。這個新譯本很好,沒有倒裝句,好懂?!?/p>

  在偉大的著作面前,讀者總是容易忽視翻譯家,他們的名字隱藏在偉大的作者背后,但沒有翻譯家孜孜以求的忘我工作,偉大的著作也只能如天書一樣可望而不可即。翻譯家,是一道橋梁,這道橋梁讓萬千思考中國出路的人,找到了馬克思主義,并發展了馬克思主義。

  3 外國語學社成了他們的人生交集

  1920年9月8日,上?!睹駠請蟆返念^版,廣告和新聞夾雜在一起,一條廣告說《新青年》前七卷將按優惠特價出售,僅限兩月,一條廣告是外國語學社的招生廣告,該學社擬開設英語、法語、德語、俄語、日本語等班,現在已成立了英語、俄語、日本語三班,語法由中國人教,會話由外國人教,名額有限,請有意愿者速來報名,報名地點在法租界霞飛路新漁陽里6號。

  這是一則看上去十分普通的招生廣告,但報名地址卻透露了這家外語培訓機構的非同尋常。上海的共產黨早期組織在1920年8月正式成立后,于同月成立了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成立地點就在霞飛路新漁陽里6號,后來這里又成為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中央機關的辦公地點。當時,上海的黨團組織的活動已被租界當局盯上,于是以外國語學社為掩護,從事一些革命活動。

  外國語學社的教學重點是俄語,除了語言學習外,還要學習馬克思主義。外國語學社將選派優秀學生,赴俄學習。更準確地說,外國語學社是上海的早期共產黨組織創辦的一所培養干部的學校。

  外國語學社的學生中有不少湖南人。1920年10月,22歲的劉少奇從湖南來到了上海。劉少奇曾嘗試赴法勤工儉學,但以失敗告終,后來他從報紙上得知了赴俄勤工儉學的消息,多方聯系,經人推薦,進入上海的外國語學社學習。劉少奇正是在這里讀到了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在外國語學社的師資力量中,我們能發現一些熟悉的名字,如陳望道、沈雁冰,沈雁冰更為人熟知的是其后來用的筆名茅盾,他捐出自己的部分稿費為外國語學社購入了一批圖書。

  經過半年的學習,1921年春末,劉少奇踏上了赴俄的旅途。由于俄國革命后鐵路遭到破壞,劉少奇足足花了三個月的時間才抵達莫斯科,這時已是夏季。1921年8月3日,劉少奇進入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系統學習了馬克思主義,求學期間,劉少奇由一名團員正式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22年春天,劉少奇回國。

  與劉少奇一同在外國語學社學習并踏上赴俄之旅的,有任弼時,后來成為中共七屆一中全會選出的“五大書記”之一;有蕭勁光,后來成為開國大將,為人民海軍的發展做出了貢獻;還有羅亦農,他回國后參與領導了五卅運動、省港大罷工等工人運動,1928年4月,因叛徒出賣,在上海龍華就義。

  外國語學社存續的時間并不長,但成績卻相當突出。當我們追溯革命前輩的人生軌跡時,我們不僅能發現像外國語學社這樣的交集,也能看到一張報紙提供的信息、一本書蘊藏的智慧如何改變了他們的人生。那時,中國的書報都還在使用鉛字排印。這些鉛字經歷了火的淬煉,也點燃了革命的火種。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星星之火,業已燎原。

附件:

      主辦單位: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

      合作單位: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10233762號

      nyqfw@gd.gov.cn

      投稿郵箱

      精品欧美一区在线手机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