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頁 > 清風觀瀾 > 史鑒 >正文

成仿吾五次校譯《共產黨宣言》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日期:2021-06-22 12:19:03    

  成仿吾是我國杰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教育家、文學家和翻譯家,也是新文化運動的重要代表。他一生致力于馬克思主義的研究、傳播和教育工作,曾在中共中央黨校、陜北公學、中國人民大學等單位擔任領導,為黨的干部教育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從1929年到1976年,在將近半個世紀的漫長歲月里,他先后五次校譯《共產黨宣言》,字斟句酌,精益求精,與《共產黨宣言》結下了不解之緣。

  1929年,應蔡和森之邀,首譯《共產黨宣言》。成仿吾13歲就到日本留學,主修兵科,立志科學救國。他和郭沫若、郁達夫等有志青年一起成立了“創造社”,開展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文化運動,希望以此喚醒民眾,推翻舊社會,建立新社會。后來他又到黃埔軍校任教官,參加了轟轟烈烈的大革命。

  大革命失敗后,他于1928年8月離開上海途經日本到達莫斯科,然后奔赴法國,在巴黎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接手主編中共旅歐支部機關刊物《赤光》。1929年初,成仿吾移居德國柏林,繼續主編《赤光》,同時跟隨德國共產黨政治理論家海爾曼·冬克學習馬克思、恩格斯德文原著。除此之外,他還自修俄語,奮力學習法語,很快就掌握了日、德、英、法、俄五種語言。

  就在這時,成仿吾收到了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蔡和森從莫斯科寄過來的一封信,希望他利用身居歐洲的便利條件,將德文版的《共產黨宣言》譯成中文,由莫斯科外文出版社出版。蔡和森在信中特別指出,恩格斯曾強調各國翻譯《共產黨宣言》時,最好是將德文版直接翻譯成本國語言,不要通過其他文本轉譯,否則差異太大。

  成仿吾接信之后,立即采用當時最流行的德文版本,參考英文、法文譯本,開始了緊張的翻譯工作。前后花了幾個月的時間,直到1929年夏,才最終完成了《共產黨宣言》的首譯任務。為了慎重起見,成仿吾委托一個德國共產黨員將《共產黨宣言》中文譯稿帶往莫斯科外文出版社,交給蔡和森。但是,因為蔡和森已經調回國內任廣東省委書記,而且不久以后就犧牲了,所以,這份寶貴的中文譯稿也就不知所蹤了。

  1938年,受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再譯《共產黨宣言》。成仿吾第二次翻譯《共產黨宣言》是1938年在延安,他與徐冰合作完成了翻譯任務,史稱“成徐譯本”。當時,中共中央宣傳部得到了一本德文版《共產黨宣言》,請時任陜北公學校長的成仿吾和《解放日報》的編輯徐冰翻譯。

  兩人接到任務后,當即商議決定,把整本書分成兩部分,由成仿吾譯前半部,徐冰譯后半部,利用業余時間譯出,譯完后由成仿吾總攬統稿。同年8月,該譯本首次在延安剛成立的解放社作為“馬恩叢書”第4種出版;9月,又在武漢和上海由黨領導的中國出版社、新中國出版社、新文化書店等出版。

  該譯本收錄了《共產黨宣言》正文和三篇德文版序言,是中國首次出版的根據德文原文譯出的版本。與其他譯本相比,特點明顯、意義重大:首先,該譯本是由中國共產黨直接組織翻譯的,得到了黨的高度重視和認可;其次,該譯本由德文直接譯出,能夠更準確地表達《共產黨宣言》的思想內涵;其三,該譯本第一次在書前刊登了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標準像,這對人們直觀地了解馬克思和恩格斯有重要意義;其四,該譯本除了豎排版外,還有橫排版,開始向現代書籍形式過渡;其五,當時正處在國共合作時期,使得該譯本得以公開印刷發行,質量較高,不僅在各抗日根據地廣為傳播,在國統區也傳播很廣,甚至還流行到敵占區??梢哉f,在抗戰期間,該譯本的《共產黨宣言》是黨員干部的必讀書籍,也是陜北公學馬列課程的必備教材,對提高全黨馬克思主義理論水平發揮了巨大作用。

  1945年,延安“七大”期間,三譯《共產黨宣言》。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延安召開,成仿吾從晉察冀邊區阜平縣回延安參加“七大”。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開始第三次校譯《共產黨宣言》,對此前出版的1938年版的《共產黨宣言》進行了比較大的改動。一有時間,他就手不釋卷,仔細琢磨,反復修改,不斷完善,最終完成了全書的校譯工作。后來,他把書稿交給了解放社,準備出版發行。但成仿吾第三次校譯的《共產黨宣言》書稿,在延安遭受轟炸和隨后轉移撤離的過程中,不知是遺失還是被毀,又一次下落不明、無影無蹤。

  1952年,為了紀念馬克思誕辰135周年,四譯《共產黨宣言》。新中國成立初期,成仿吾參與了中國人民大學的創辦工作,出任副校長。1952年,基于對共產主義事業的堅定信仰和不懈追求,為紀念《共產黨宣言》出版105周年、馬克思誕辰135周年,成仿吾決定第四次校譯《共產黨宣言》。他擠出時間,不辭辛勞,再一次對延安版《共產黨宣言》中譯本進行全面系統地校譯,力求更加準確完整地反映原著的內容和觀點。不久,成仿吾就離開中國人民大學,調任東北師范大學校長。所以,四譯文稿后來作為《共產黨宣言》出版105周年和馬克思誕辰135周年的紀念版,由中國人民大學和東北師范大學少量印行,供校內使用。

  這次校譯是成仿吾一人獨自完成的,其中的酸甜苦辣,一般人可能很難體會。他在重校后記中說:譯文本是很難令人滿意的,好在《共產黨宣言》是宜于細嚼的珍品,對那些細心研究或反復鉆研的同志們,相信還是會有幫助的。

  1975年,遵照毛澤東同志批示,五譯《共產黨宣言》。成仿吾第五次校譯《共產黨宣言》是在1975年。1974年7月,他寫信給毛澤東同志,談馬克思、恩格斯原著的翻譯問題,指出各種譯本中錯誤很多,希望能夠重新校譯原著。毛澤東同志接到來信,當即就批示:“調成仿吾來京,在中央黨?;蛏鐣茖W院安排一個位置,配幾個助手,讓他專門從事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譯校工作”。12月,中共中央黨校任命成仿吾為顧問,抽調王亞文、李逵六、馬其靜、鄭伊倩等同志協助他工作,成立成仿吾校譯小組,開始對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進行翻譯和校訂工作。

  1975年初,在成仿吾的帶領下,校譯小組著手翻譯的第一部經典著作就是《共產黨宣言》。為了準確、生動、通俗地翻譯《共產黨宣言》,成仿吾從北京圖書館找到了1848年《共產黨宣言》初次出版時的德文原版,然后把它與1883年、1890年等當時通行的幾個德文版本對照,結果發現有48處不同。經過逐條逐句地研究討論,前后歷經三次重大修改,最終形成初稿。初稿出來后,成仿吾馬上送給胡喬木、范若愚、張仲實等同志,請他們批評指正。另外,還邀請了在京的26個有關單位的同志一起座談,并到工廠、公社和部隊中去征求廣大群眾的意見。在吸納各方有益建議的基礎上,又對譯文進行了多次修訂。1976年,新譯的《共產黨宣言》在中共中央黨校印出試用,同時呈報給中央政治局。1978年,由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

  至此,成仿吾已經是五次校譯《共產黨宣言》。最后一版,是他在閱讀和借鑒了德、俄、英、法、日等多種文字版本的精華之后而形成的。所以,就對《共產黨宣言》這個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的理解之透徹、翻譯之準確而言,恐怕很少有人能達到他的高度了。(李建波)


附件:

      主辦單位: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

      合作單位: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10233762號

      nyqfw@gd.gov.cn

      投稿郵箱

      精品欧美一区在线手机观看